Tag学果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

寒暑旦暮:

从年前到现在,我的微博和lof首页都在一次又一次地被轮,“tag规则”,各种热心的道德高人来教写手“怎样打tag才是符合礼仪的。”更有非常有礼貌的读者,在作者的文下写,“请不要用XXtag,谢谢。”还会用礼貌用语呢,确实很有礼貌的样子啊……同理可得,“你是个脑残,闭嘴,谢谢。”“你写的就是垃圾,删掉,谢谢。”大概也是非常有礼貌的?


至于理由,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“我搜XX不是想看这个啊”,“你考虑过吃XX的人看到的心情吗?”每当这时我也很想问,我来社交网络是想交往长了脑子的人呀,你考虑过我看到你的心情吗?


Tag学的大师们似乎很喜欢一句话,“圈地自萌”。简直社会主义一块砖,哪里好用哪里搬。但让我们搞清楚一件事,圈地自萌的意思是我脑子有多少坑是我的事,不强求别人和我一样坑。但现在似乎已经变成“此山是我开”式的占山为王,只要我路过的地方,统统都是我的江山。不免让我想起了小区里面的狗们。它们在经过的地方都蹭上自己的气味,然后警告另一只同类。同样,每只狗溜达到自己领地外的时候,也会闻闻那里有没有别的刁民挑衅朕。


但我是个写手啊,我为什么要写点东西就先趴在地上闻这里有没有被排泄物标记过呢。


说到底,写手和读者之间交往的界限在哪里,或者说任何两个个体之间互相干涉的界限在哪里?


读者可不可以留言表示我不喜欢你写的东西?当然可以


读者可不可以觉得你写的内容和你打的tag毫无关系,并留言表达自己的意见?当然可以。


读者可不可以留言表示我其实很想看某些内容?虽然可能会比较烦人,但是也可以。


作者可不可以当做没看见或者说你很烦?当然也可以。


如果你们愿意就这样的内容继续互相嫌弃,那么继续互相伤害下去也可以。


读者可不可以说,我不想看,你删了吧?


没人能按住别人的键盘,但你有病么?


有没有人可以为别人制定规则,表示“你就应该这样做那样做?”


你有病吗?


但偏偏就是这样有病的行为,在一群人抱成团宣称我们是XX圈之后就变得理所当然。在某种程度上,圈子还真就是一种帮助大家找到病友,并借此自欺欺人地产生“我是这混乱世间一股清流只有我们理解彼此“的错觉。伴随这种错觉而来的,就是清流要占山为王洗礼大众了,所以他们就来别人的文章下面指点作者该怎么做了。


去楼下小区散散步吧,说不定会惊觉某种行为如此似曾相识。


看,我们还是可以好好讲道理的。任何对以上内容非常愤怒的读者都可以反驳,讽刺,甚至挂出去指责,因为那是你的自由。谁先说脏话谁词汇量少嘛~

  381
评论
热度(381)
  1. 三只眼怪兽的小型机场寒暑旦暮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