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学果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——2

寒暑旦暮:

@无目之麟自熙来 ,辛苦你上蹿下跳在一个怼脑残的地方努力刷存在感要求回复你……我回复了,祝你看懂。


而且我还加了“你圈”tag,以示重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其实这是给 @phoenix 姑娘的。她语重心长地给我写了一篇写手教程做为对上一篇tag学的回复。指路


姑娘非常好心地认为我是在为“乱打tag的人辩白”。不,我真不是,因为这没什么好辩白的。但我愿意认真回复你。


原因如下。


第一,读者和作者之间是不对等。尽管网络为及时反馈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性,但它同时也提供了一种这种交流是对等的错觉。可惜它真不是的。在任何一篇文章出现时,它都属于作者本人。说得理想化一点,这其中的心血,热情,想表达的一切。说现实一点,时间精力打键盘消耗的ATP,统统跟读者无关。这是一个单向交流的过程,作者表达,读者接受。而之后的反馈环节,读者当然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,但那也是你个人的意见而已。就像作者写了什么不能强按头让别人看一样,读者的喜欢和不喜欢也都是私人的。双方统统把态度放在了一个平台上,并不代表他们有义务满足对方的喜好。读者没义务给不喜欢的文点红心和推荐,同理,作者也没有义务满足任何读者的个人好恶。


那位凤凰姑娘给我举例“你在吃冬寡时,突然看到一篇盾冬的pwp,中间只有一小段或者只提到了寡姐。作者打了冬寡的Tag,你会生气么?”不。我不生气。也许对于这位作者来说,哪怕只有一句寡姐的回忆杀,可能在她的世界里,冬兵和寡姐确实曾经在一起过,而且这段感情至今影响着冬兵,以至于在一段pwp里都会想起他曾经的爱人。或者哪怕没有,作者就是觉得这样写着爽,那也是作者自己的事情。类似的还有,ABA能不能打AB或者BA。3P怎么办。副CP占多大比例才能打。这位姑娘觉得不舒服可以理解,因为你不想看这样的,而且也许你是个理智的读者,你把文关了,去做别的让你舒服的事了。但也确实有人因为一模一样的理由,要求作者删掉这个tag,因为“我觉得出场片段太少”,因为“我生气了”。乱打tag这种表述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就是不应该存在的。因为这本来就是读者出于自己情绪的指手画脚。如果这样都合理,那么读者可以不可以指定写得不够好的作者乱打tag,可不可以要求写得不是她想看AU的作者删tag?


这就是中间的分界线,读者有权利有任何情绪,但没有权利干涉作者。作者可以出于各种原因选择打或者不打tag,比如我觉得有关,比如懒,比如考虑到某些读者,比如自己看着方便,这都是她本人的选择,但她绝没有义务必须照顾看到的人喜欢或者不喜欢。所以那些“我洁癖怎么办”“我不爽怎么办”的读者,还真是连门票都不买,就操着请人唱堂会的心。没有哪位作者的文是为某一位“我不爽”的读者提供的。作为信息的接收方,看到了不想看的信息,就要求提供者吞回去。这真的不是一种极其自我中心的行为吗?只要自己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就开始对着全世界嚎哭,借评论区一位姑娘的形容词,不是“巨婴”吗?


恕我直言,在网络平台上,想要保证绝不会看到任何不想看的东西,恐怕只能关机断电砸手机。


第二,“我圈”和“占tag”。不止一位在评论区积蓄农家肥的留言者表示,你凭什么到我家来找事。这里最好玩的一点是,tag怎么就成了你家的了呢?无论是哪一个用某个tag的人,都既没有掏钱买过房,也没有祖上封过地,但不知怎么地这个tag就变成了她家客厅。


我不会解释我发的东西到底和这些圈子规则甚多的“热圈”有没有关系来证明发文的合理性。还是那句话,上次我看到这种反驳方式还是“你长得丑你才谈女权”,而我也同样根本不需要证明我颜值是0分还是10分,因为反驳者并没有评判对方是否有资格的权利。写过某一个CP或者读过某一个CP文的人,就有了审判别人是否有资格使用一个她见过或者用过的tag的权利了吗?


恐怕凤凰姑娘指责我“不够委婉”“会造成他人的厌恶情绪”就是这里,因为我用了小狗的生理特征来描述这些党同伐异,又愚蠢又傲慢的行为。我倒是觉得我已经很委婉了,作为一个以大脑发育优势自居的物种,却只能用这种方式社交,我还能说些什么呢?先是画地为牢,在自己臆想出的圈定范围制定规则,只要声高就可以干掉不喜欢的人。然后再对外狂吠,摆出我不发资格证谁也别想跟我们玩的架势。还真的……特别成熟讲道理啊。


凤凰姑娘,辛苦你还刷了一遍我写过的天雷狗血傻白甜,如果你看了之后没想炸死我,欢迎继续交流写手指南。


 


ps:任何像那位无麟姑娘一样觉得我“反驳避重就轻居然没有带上你圈tag”“说我垃圾还不敢正面杠”的,欢迎继续留言嘛,一定要我去翻主页也怪麻烦的。

  113
评论
热度(113)
  1. 三只眼怪兽的小型机场寒暑旦暮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同人觀察
  2. 傻金毛撒爪子在草地上欢脱地寒暑旦暮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总有个退守地供保留
  3. ___________C.E.寒暑旦暮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夕芷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