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一个片段

       “我认识你。我看到你在结业仪式后去找了佐伯,你是他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在这个社会里,人们用社会关系定位自己和他人。某人的儿子,某人的情人,某人的妻子,某人的朋友。但泽村先生,你给我的定位并不准确,我更愿意把自己称为,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啦,我们对朋友的定义肯定有所不同。你的要求复杂得很,既要最好也要唯一,既要对方卓越也不甘心自己落于人后。我可不要求这么多,做了我喜欢的事情的、让我做我喜欢的事情的,统统都是我的朋友。而你,我可爱的小学同学,在这两方面都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啊,小学,那可真是一段美妙时光。我在那时就看到了人类团结的力量。所有人团结一致地憎恨着同一个人,表面上却还要对他友善大方,否则会被指责为嫉妒。我们憎恨他却也畏惧他,所以我们不敢挑战、不敢动粗、甚至不敢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,至少不敢成为第一个。而你出现了,我亲爱的朋友。你让我们可以在不脏了自己的手的情况下把佐伯推下去,只要在心中默念,‘我是被泽村胁迫的’。你让我们终于找到了他的缺点。可怜的克哉,他甚至不了解他最好的朋友。他终于从神坛中落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叹息道:“——从那天起,他就没好日子过啦。我们可不能放过这个光明正大憎恨他的好机会。他估计还会困惑于怎么身边人一夕之间都变了吧,所以他拼命,拼命试着挽回我们。承担值日啦,给我们讲题啦,分享点心啦,他越那么做,我们就越瞧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然后就到了结业仪式,美妙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我看了这么长时间的好戏,也总想在其中扮演个重要角色。这个角色得来可不容易呢,不少人在毕业前夕争着要当英雄。我事先对克哉的鞋柜做了点手脚,在维修人员到之前取走了所有塞进去的信,就在你在台上致辞的时候,率先把他叫了出来。麻烦,但是物有所值,你真应该看看他当时的表情。你说你看到我了,但你没阻止我,不管是你做不到还是不想做,我都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的脸色可真难看,需要喝杯水吗?别这么看着我,我可不认为你是会被这么几句话伤害的人。我了解你,在你看着克哉的时候,我也在看着你。恶人了解恶人,可比恶人了解好人轻松多啦。你愿意为你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,但无论怎么严重的后果都不会让你不去做那件事。假如你会为了你对克哉所做的事下地狱,而且你在背叛他之前就知道你将要受的苦,你还是会背叛他,给你一千次选择的机会你都会选择同一个答案。所以别假装了,也别跟我说什么你后悔了之类的谎言。”

  5 2
评论(2)
热度(5)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