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鬼畜眼镜】危险关系(克泽,R18) Chapter 4

Chapter 4

媒体津津乐道于他和泽村的宿敌关系,把泽村称为“佐伯克哉选择的对手”,文字间都透露着对第二名那高高在上的怜悯。那篇报道把佐伯看得莫名火大,当即打了电话给报社把记者痛斥一顿,丝毫不顾他之前苦心经营的良好关系——日本经济万马齐喑,能拼命杀出重围的就只有他和泽村。他没有选择过,他根本没得选。他毫不客气地向记者指出,“泽村纪次或许不过尔尔,但其他人简直糟透了。”

后来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从前判断的失误。泽村纪次的天赋怎么都能算是万中选一,若没有当年产业革命的重新洗牌,他怎么处心积虑都很难追平两年的差距。天赋努力和时机泽村都有,唯一少的就是一点运气,结果就只能被叫做“佐伯克哉选择的对手”,完全隐没在别人的光芒之下。

“你的确有理由杀了我。”佐伯喃喃地说道,也不知道是说给泽村还是说给自己。

泽村原本快要睡着,听了这句话立刻在他怀里抬起头来,犹疑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佐伯摇摇头,重新把泽村按到自己怀里,低声道:“没什么,睡吧。”

泽村看了他一眼,低低应了一声,在他怀中闭上了眼睛。

之后他们两个却都没有睡着。他们都闭着眼睛,可是内心都清楚对方还醒着,却谁也不开口说话。这是他们关系中难得的一刻,安静的,亲密的,与任何阴谋诡计都完全无关的,连第二次都不能期待的时刻。

 

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了难得的静谧,泽村全身赤裸着坐起来,拿起床头的手机,另一端传来首席秘书带着慌乱和歉意的声音。

“非常抱歉,社长。藤原小姐在公司大闹了一番,坚持要和你谈话——“

佐伯眼中微光一闪而逝。泽村向来偏好温柔的类型,分手也是好聚好散,连一丝把柄都不会给记者留下,难得这次踢到铁板。他坐起来,给自己点了一支烟,打算认真观赏这难得的戏码。

泽村回头瞥了他一眼,闭上眼睛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,命令道:“让她接电话。”

泽村背对着他坐在床边应付藤原,背上的吻痕和淤青尚未消退。佐伯来了兴致,索性一边听着手机里二人的对话,一边把手指搭在泽村的蝴蝶骨上,用指尖轻柔地描绘着骨头的轮廓。

他和泽村都想象过另一种生活。普通人的那种。一位温柔的,善解人意的伴侣,无所谓男女。伉俪情深,举案齐眉。他们可以生几个孩子或者领养几个。然后逐渐减少工作时数,和家人一起去度假,最后干脆卖掉股份环游世界。可是也就只能到想象为止了。

他想象着他和他的伴侣在一起的一幕幕,想象着终有一天他完全向她吐露真相,告诉她他所经历的一切,告诉她年幼时的背叛,重逢和强暴,那件染血的衬衫,和最后这僵持的局面。倘若她听了之后还没有逃跑的话,她会花容失色,泪水涟涟,把他抱在怀里,告诉他她有多么同情他,然后用那娇柔的声音小声诅咒着泽村。

然后他会看着她盈满泪水的眼睛,心中的阴暗面会越来越不耐烦地想,“你从未有资格成为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,从未有能力把我蒙在鼓里,从未让我连自己都放弃。你不曾让我失去理智,也不曾为我出生入死,他能直接割断我的咽喉,你恐怕连刀都拿不稳。”然后生活就只剩下惨淡的伉俪情深和无聊的举案齐眉。总有一天,他再也看不到她的温柔和善解人意,能看到的只有她的无能和软弱,他会越来越暴躁越来越不耐烦,直到说出那最后的一句话——

“你以为你是谁?你什么都不是。“泽村挂掉了电话,干净利落地关掉手机丢到一边。

然后他走到床边坐下,伸手抢过佐伯的烟,狠狠地吸了一口,侧过头凑上来吻他。泽村喜欢的香烟口味向来过于浓烈,每一口都像有一团火沿着线直直入肺,灼热而辛辣。佐伯则更喜欢芳香中带着的一点淡淡的苦味。泽村常常抱怨佐伯的烟不够味道,可是惰意和烟瘾一同打扰时,却也顾不上什么味道了。

通常泽村抢他烟时,心情都相当一般,言语中带着点戾气甚至恶意也是常事。不过今天倒是不一般,动作间竟有一种难得的温柔。他的舌尖从嘴角一点点舔弄到齿列,佐伯顺势张开口,用舌尖轻轻勾着对方的舌尖转动,右手状似无意地拂过泽村的尾椎,泽村微微瑟缩了一下,佐伯扣住他的后脑反守为攻,轻轻松松拿回了主动权。

温柔,甚至是迷茫。佐伯想。真有趣。

“克哉,我——”意料之中,泽村还是开了口。

“刚才你接电话时,”佐伯打断了他的话,轻轻松松岔开了话题,“我发现你的蝴蝶骨真的很漂亮。”

说这句话时佐伯的手指正细细描摹着骨头的轮廓。泽村体温一向偏凉,佐伯温热的手指贴上去时,让他反射性地向前躲了一下。佐伯吻上他的眼睑,声音都带着点笑意:

“再来一次?”

那句话自然在喘息中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佐伯轻轻舔舐着泽村雪白的脖颈,心安理得地想,我知道他想听到什么,可我偏不告诉他。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