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鬼畜眼镜】危险关系(克泽,R18) Chapter 3

Chapter 3

他们关系的突破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。在他们同住第七天的早上,泽村正要换衣服出门上班。他穿好了衬衫,马甲的扣子也一丝不苟全部扣好。佐伯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财经杂志,瞥了一眼衣架上深灰色的西装外套,毫不客气地点评道:

“两年未见,你的风格可是老气了不少。”

“谢谢。阁下在这两年里倒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

佐伯把杂志翻到下一页,有关水晶信托的报道让他稍微打起了精神,也懒得去和泽村斗嘴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之前不是有一件浅灰色暗纹的西装吗?那套应该会让你看起来好点。”

窗外风雨交加,紫色长电划破天空,房间内却突然没了声音。佐伯疑惑着放下杂志回头看泽村,却被冲过来的泽村拽着衬衫领子抵到了墙上。

泽村的脸庞扭曲着,看起来十分可怖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那套西装?”

 

佐伯当然没有告诉过泽村的是,他在失踪的两年里曾见过他。MR.R并不禁止他去现实世界散步。按照他的说法,佐伯现在灵魂尚未完整,就算站在凡人面前他们也看不见。然而在这两年里他就去了一次。他先去看了看原来的公寓,然后转道去公司。

他在路过公园时看见了泽村,始料未及。

那人就那么呆呆站在那里,站在他们重逢时他站的地方,站在他割断他咽喉时停下脚步的地方。樱花的季节早已过去,现在是深秋的傍晚。火烧云那带着点血色的橘红光芒铺天盖地,照在泽村的暗纹西装上,如同喷溅的鲜血一般。他看起来那么茫然而脆弱,完完全全都是勉力支撑,好像任何一个人用手指轻轻戳一下就可刺透胸膛,生生拽出血淋淋的心脏。

然后泽村突然动了一下。他直直看向佐伯的方向,仿佛确确实实看到了他的身影。佐伯不由得向前迈了一步。二人遥遥对立,像是隔着红莲业火,在地狱尽头对峙一般。

这像极了他们的重逢,可佐伯想到的却是小学那次最后的见面。记忆退后至那天又陡然拉回,多年来心底固守的那些骄傲和坚持在那一瞬间全部消失。佐伯只是疲惫的想,终于轮到你了,可是你又何必呢。

 

临时想好的理由刚要说出口,泽村抓住他领子的力道又多了一分:“想清楚再回答,佐伯。这套衣服是在你‘失踪’之后买的,所以你在那之前不可能看我穿过。我没穿着这套衣服出席过任何公共场合,别告诉我你翻了报纸杂志或者看了什么录像。还是你想说你在我衣柜里看到了?那套衣服可被我丢掉好长时间了。现在试着跟我解释一下,佐伯!”

果真说错了话。佐伯只觉得疲惫至极,脸上却不露一分。他抬起头对泽村冷笑道:“我可是很喜欢那天的火烧云。”

“所以那次真的是你。”泽村的语气听起来几乎是绝望的,指甲几乎要嵌进佐伯的皮肤里去,“我以为我疯了,精神错乱了,我真的感觉到你就站在那边,就在那里看着我……真的是你。”

泽村放开手,跌跌撞撞地向后退了几步:“所以你在两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灵体?妖怪?还是别的什么?别告诉我——别告诉我你什么都看到了!”

如果说有什么佐伯是忍受不了的,恐怕就是威胁了。佐伯上前一步,冷冷地质问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我什么都看到了,你会怎么样?跟我说说看?泽村纪次,你想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吗?”

“我明明可以悄无声息地潜伏在你的公寓里,等你回来时直接给你几刀。你会流血而死,尸体估计几天才会被人发现。不会有人怀疑我,因为我已经失踪了两年了。你想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,而不是躺在地板上意识模糊地等死吗?”

“我看到的那些就是原因,唯一的原因。”

泽村的目光渐渐冷下去,声音像渗了冰:“你该那么做的。不过现在还不晚。”

泽村用力推开窗子,狂风骤然灌入,茶几上的杂志一本一本被风用力卷起,纸页在泽村的脸上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,他却仿佛浑然不觉,立于风中,衣袂飞扬,任凭狂风冷雨把他淋得湿透,一字一顿地对佐伯说:“我只是欠了你一条命而已,不至于被你这么对待——”

佐伯整个人抢过去,用尽全身力气按住泽村。两个人在地板上扭打,佐伯把泽村压到身下,死死按住了泽村的手腕才让对方放下了卡在他脖子上的手。泽村头发凌乱,脸上因为淤青和伤口狼狈不堪,眼睛却还死死瞪着他,燃烧着毫不掩饰的憎意。

佐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几乎是在怒吼了:“你以为你欠我的只有一条命,你怎么不问问那十二年——”

话音戛然而止,佐伯慢慢松开挟制着泽村的手,坐回到沙发上。脖子被泽村掐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,不用看都知道成了什么状态。他目光一凝,嘴角却勾出一点笑意:

“所以你是打算再试一次?这一次,恐怕我就没有那个能从地狱里爬回来的好运了。”

泽村坐在地板上,低头把因为打斗而散开的扣子系好,目光却忍不住在佐伯的脖颈上逡巡。佐伯微微抬起头,大大方方地把掐痕全部露给泽村看。

然后他看着泽村脸上露出明显担忧的表情,手上系错了个扣子。

佐伯的表情和缓了一点,低沉着声音道:“为什么你就不能对自己坦诚一点呢?”

泽村下颌微微扬起,嘴角紧抿,标准的防御性姿势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佐伯气急反笑,他走过去把泽村拉起来,扣住他的手腕:“那要不要试着跟我做一次?”

泽村的眼睛睁大,一脸不可置信: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
佐伯耸耸肩,态度随意得像是他刚刚提出的是一个午餐邀请:“我在这两年里没怎么做过,而你,”他瞄了一眼泽村带着表的手腕,“好像也有点不方便。我们可以互相帮忙解决一下……就当是,巩固合作关系?”

“佐伯,你以为你在做什么——”

“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。怎么,你没试过一夜情吗?还是害怕了?”佐伯放开泽村的手腕,“那就算了。”

正常状态下的泽村不会因为这样明显的挑衅而动容的,不过现在他们两个的状态都不大正常。不出佐伯意料,泽村眯起眼睛,佐伯幼时熟悉的坚定表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。他拿出公文包里的手机,拨通号码后冷冷地说道:“吉泽,给我请一天假。”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