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气的情绪缓过来了,现在感觉特别伤心。

 

神奇女侠看完。买了相邻时段两场IMAX的票,第一场看完就一肚子火,最终还是没去看第二场。
如果我没弄错的话,最初男主掉进海里的那段剧情,男主和后面的德军船只好像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,女王就喊出了进攻,怎么你们不是被创造出来保护人类的吗?抢什么先攻?
剧本有时间讲性别笑话居然没有时间让主角犹豫一下要不要杀人。说真的,只要让WW只使用剑毁炮台和塔楼而不是用剑对人我都能原谅这部片子,不是杀神武器吗?手上不是有绳子可以作为武器吗?说好的拯救所有人呢?英国人比利时人是人,德国人就不是人吗?

  4 3

“她没有一点点通常人赖以为生的自利与野心;她愿意为身边的人放弃一切,换来了我们的爱与不打折扣的忠诚。”
真恶心。

 

在CK2里做过的丧心病狂的事(控制台党):
自建人物法兰西女王,1066剧本,2.62:
看上了挪威王位继承人,对方理所当然拒绝入赘。动用控制台后觉得对英格林家族和女王丈夫都实在于心有愧,于是女王年老后用控制台自杀,把不到二十的女儿嫁给了女王丈夫,为丈夫那支留下了英格林姓的后裔。
为了阿基坦的领地,杀掉了阿基坦公爵的长女,长子,次子和三子,仅留下了次女,因为次女和女王的继承人年龄相仿。次女从八九岁开始就在躲暗杀,状态一直是藏匿中,订婚总是被取消。于是女王把次女接到巴黎和继承人长子一起接受女王的教育,希望两个人能有青梅竹马的事件加好感,然而并没有。次女倒是在一次宴会上和女王成了朋友。后来长子和这位继承...

 

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PFxtx5gHaRzZyaafiP7DYw
测试你在爱情中所看重的内容的权重。我的测试结果是,高质量的共享时间9分,服务的行动和身体接触都是8分,肯定的言辞和接受礼物2分。大概我不大适合异地恋吧,不过我依然能够想到一些异地也会让我很开心的事情,像是一起练习口语,合写一篇文章或者paper,我认为这也是高质量的共享时间,不仅局限于见面。肯定的言辞分数低的原因可能是我并没有听过非常合心的赞美。至于礼物,它真的是一个能暴露出送礼者对收礼者不了解的东西,而且还要让我费心想回礼。太贵的东西又会让我很惶恐。身体接触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喜欢拥抱,喜欢牵手,喜...

 

Tag学果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

寒暑旦暮:

从年前到现在,我的微博和lof首页都在一次又一次地被轮,“tag规则”,各种热心的道德高人来教写手“怎样打tag才是符合礼仪的。”更有非常有礼貌的读者,在作者的文下写,“请不要用XXtag,谢谢。”还会用礼貌用语呢,确实很有礼貌的样子啊……同理可得,“你是个脑残,闭嘴,谢谢。”“你写的就是垃圾,删掉,谢谢。”大概也是非常有礼貌的?


至于理由,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“我搜XX不是想看这个啊”,“你考虑过吃XX的人看到的心情吗?”每当这时我也很想问,我来社交网络是想交往长了脑子的人呀,你考虑过我看到你的心情吗?


Tag学的大师们似乎很喜欢一句话,“圈地自萌”。简...

  378

Tag学果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——2

寒暑旦暮:

@无目之麟自熙来 ,辛苦你上蹿下跳在一个怼脑残的地方努力刷存在感要求回复你……我回复了,祝你看懂。


而且我还加了“你圈”tag,以示重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其实这是给 @phoenix 姑娘的。她语重心长地给我写了一篇写手教程做为对上一篇tag学的回复。指路


姑娘非常好心地认为我是在为“乱打tag的人辩白”。不,我真不是,因为这没什么好辩白的。但我愿意认真回复你。


原因如下。


第一,读者和作者之间是不对等。尽管网络为及时反馈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性,但它同时也...

  113

侠盗一号三刷感想

懒得找敏感词……


  24 7

RogueOne 二刷感想

*剧透注意

*大量语法错误&三观不正(是啦我都承认不用再强调了)


二刷完全是奔着克伦尼克去的。


克伦尼克这种远远没有自己所以为的那么聪明的个性真是太有趣了,有点心计但是心计耍得特别明显。盖伦告诉他莱拉死了时,我非常怀疑他听到后脑中一片狂喜,用了好几秒才按捺住嘴角的微笑说出一句哀悼的话来。而且话完的下一秒他就下令让士兵去搜房子,这难道不是应该提前部署的工作吗?在飞机上就可以下令一下飞机你们两个去搜房子你们两个跟我来的。虽然我知道他可能觉得盖伦在说谎,但是他连装模做样一下都不会。


第一次看时我以为克伦尼克早知道盖伦是告密者,或者他根本...

  24 9

  “我以为小说之失败,不在于人物不够生动或深刻,而在于该小说无力教会我们如何去适应它的规则,无力就其本身的人物和现实为读者营造一种饥饿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马上就没了胃口,然后就疯狂要求加倍补偿,指责作者给的还是不够——我们抱怨人物,总是不够鲜活丰满自由。然而我们做梦也不会指责泽巴尔德或者伍尔夫或者罗斯——他们中没有人特别有兴趣创造那种实心的、老派19世纪意义上的人物。他们并不让人感到失望,因为他们如此巧妙地用自己的方法、自己的各种局限来调教我们,给什么就吃什么,要知足。”

  1 3

© 流月程 | Powered by LOFTER